我贺朝夫斯基想日杰克

非常杂杂杂杂杂食

请忽略伊莱的鸟(º﹃º )

我流弹簧手(。ò ∀ ó。)

弹簧:我戴帽子啦,我又不戴帽子啦!

【被拖走】

【裘杰】阿18 婴儿学步车 师生

第一次写车

嘤嘤嘤辣鸡老福特不许屏蔽我ಥ_ಥ





链接在评论里鸭


【双佣】联合狩猎的那些事(微杰裘)

*ooc警告!
*婴儿文笔瞎鸡儿写!‎|•'-'•)و✧
*浪荡痞气不正经“沉默寡言”弹簧手 X 闷骚傲娇爱装攻“滔滔不绝”寄生(狼奈)

          弹簧手觉得这局求生者选的有问题,除了自己和寄生两个佣兵,五个医生外还有一个冒险家。弹簧挠了挠头很不解:“嘿小老弟,选冒险家干嘛,这里不实用啊。”冒险家就像没听到一样装睡,弹簧和寄生对视一眼,很无奈。“那行,你就用爱发电吧,但如果你敢秒倒,有你受的。”寄生冷着小脸抱着手臂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幸好这冒险家没有秒倒,光天使艾米丽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叫声蹲下,靓仔二阶锯也出来了,弹簧在大船上修机,伴随着噔噔噔,靓仔已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无限拉锯撞了弹簧一刀,弹簧忍住痛跳下洞,又在大船周旋了一会,终于甩掉了如狗皮膏药一般非要打他的靓仔,得到了艾米丽的光速治疗。“加油,坚持住!”弹簧快落的点了他最爱的一句话,好像基本每局他都要发三遍以上,寄生对此大概是十分头疼了,每次都要发“专心破译!”来阻止弹簧的不正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场上还剩三台机,才上天了一个小丑鱼医生,“这局稳了,快修机,不正经的”寄生跑过弹簧身边,弹簧回头一个wink:“我,就,不,呀~”看到寄生气鼓鼓的一个护腕飞走,弹簧一愣,随即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。但,虽然这么说,机还是要开的,更别说是电机位置记得清清楚楚,每次都完美判定的机皇弹簧手了。他每次完美判定听到当的一声心情都会上扬一点,享受这比溜屠更高的成就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开完一台机,还剩一台机啦!上天人数依然是可怜的一,“我需要帮助,快来!”欧哟,严肃而寡言的寄生竟然发消息了,难得难得,当弹簧快乐的甚至用掉两个护腕跑到小房子里时,却愣住了,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这是什么沙雕!!!”弹簧笑点低的笑了出来。“你别笑行不行,啊?!我他妈一看你笑成这样我也想笑!”寄生气急败坏的喘着气,嘴角不可避免的上扬,但又使劲的故意向下压,呈现一副可爱又好笑的反差萌形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怕是要笑死在这湖景村了,咳咳咳咳心疼你呀小狼!”弹簧沙雕一般笑了一会,又强行正色。那杀千刀的冒险家竟然蹲在了小房子里那台机左边,也不知道怎么搞出的这神奇景象,可怜的寄生被堵在了里面,左边,后边是墙,右边是电机,而前面蹲了个沙雕冒险家!!!寄生还是坚持不懈在原地太空步,这景象,怎一个怪字了得。“妈的我怎么办,你快想想办法啊二哥。”寄生估计要自闭了,弹簧强忍笑意:“噗,你也就这时候叫我二哥,试试脱离卡点吧。”弹簧在前面转来转去,冒险家已经养了鸟也完全不动分毫,也是个狠人。“没用……”寄生估计是在崩溃边缘徘徊了,他停止了左右摇摆太空步,恼羞成怒,骂了冒险家几句,但冒险家就像早已与世隔绝一样一动不动,这淡定,这脸皮,也是前无古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弹簧急中生智:“不管了不管了,卖队友!小寄生你等着!”弹簧跑到窗边开始翻来翻去给屠夫爆点,红蝶没多久就迈着小碎步赶来,弹簧躲了起来,“加油,坚持住!”又是一句招牌消息,寄生无奈而绝望的望天花板。冒险家中了一刀,结果他这魔鬼依然不走,直到被打蹲下,美智子用扇子掩面一笑:“可怜的寄生啊,我就先挂他吧。”冒险家被挂起,从他的挣扎就可以看出他并没有挂机。寄生赶紧谢谢美智子。“哎呀妈耶?”弹簧突然中了一刀,掉头一看是靓仔,弹簧暗暗发誓再也不站在小房子窗外看戏了,这危险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有   “亿”   台机这话是准没错了,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有一台机,哦,上帝啊,真是令人抓狂。冒险家已经过了半血,随着大门的橘色亮起,大家都松了口气。“不错嘛,六出,对了,不救冒险家好评哦~”弹簧笑嘻嘻的对几个医生说。寄生也打了个响指。“这种队友我们绝对不会救的!”医生们异口同声道,气氛一片和谐欢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庄园宿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寄生生生,还生气呢?”弹簧一把抱住寄生到自己怀里,寄生早就红了脸,但还是克制住幸福欣喜的笑,开始滑稽的 肉笑皮不笑:“嘁,我怎么会和他计较。”“是是,你最大方了,那,你明天走不了路能不能原谅我啊?”“……滚”“来吧,宝贝!嘿嘿嘿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庄园主接到了一封举报信,信上是这么说的:“……666宿舍的弹簧和寄生我忍他们很久了,每次夜里跟杀猪一样还让不让人睡了,还有那什么233宿舍的杰克和裘克,他们俩的隔壁也忍很久了,请您快点处理吧,我们要疯了求求您了,不甚感激……谢谢!好人一生平安!!!”庄园主抹了一把头上的汗,默默收起双佣,杰裘的r18本子,自言自语:“哈,那信说了什么东西啊,看不懂看不懂,没看见没看见,对,一定是举报第五食堂菜不好,对,一定是这样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,小寄生,你说怎么今天的午饭怎么这么丰盛呢~”弹簧翘着二郎腿,一只手臂搭在寄生肩上,寄生摇摇头。而远处的665宿舍牛宇直,幽怨的眼神把路过的特羸西吓了一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杰裘】联合狩猎的那些事

*幼儿园文笔!
*ooc 严重!
*第一人称裘克视角!
*真实改编!源于生活高于生活!|•'-'•)و✧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,靓仔,此刻正坐在联合的椅子上,我已经笑了半个小时了,这让我十分抓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铛的一声突然惊醒了打盹中的我。等了半个小时等来了一个傻了吧唧的伪绅士。杰克哼着小曲摩挲着自己的手,带着笑意瞥了一眼我:“这不是靓仔吗,怎么有闲情逸致来打双屠?”“是啊,我哪像你,排位那么清闲,整天休闲养老。我们打个赌,你这个绅士一定杀不了几个人吧,至少,我会杀死比你多的人。”我露出嚣张而欠揍的表情,因为我知道,再不装的话他可能会怀疑我了,在我有把握之前,我可不想让他知道,或让可能是让他笑话,觉得恶心什么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湖景村灰蒙蒙的天出现在我的上空,开局耳鸣,我立即开始了新一轮的追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随时间推移,已经上天了六个人,但却是我三他三,我的火气渐渐变大。“cao?你要脸吗杰克,我打倒的人???”我又惊又气,我费劲打倒蹲在地上的克利切竟然被杰克挂了起来,他竟然趁着我擦刀的时间挂上了他!我心态炸裂,只跟着杰克后面叫嚷:“你要不要脸你要不要脸!!!你竟然敢抢我的猎物,你自己没本事就来捡我的漏?”杰克竟然还在椅子前朝我一笑什么话也不说,完蛋,我就知道他会笑,他肯定知道我最受不了他笑了,我怀疑他是不是知道了那件事,要不然为什么最近老是对我笑……不,是我自作多情了吧。我哼了一声,扭头装上了快乐笋,我要赶紧找到第八个人好让杰克自闭一会哈哈哈哈哈!谁让他……咳咳咳赶紧找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右上角显示,那第八个苟下来的,,,竟然是萨贝达?!!不不不不不,我记得艾米丽前几天才和我说过现在女求生者里流行着“杰佣”cp ,完了,这肯定不会是没由来的,杰克那老东西不会喜欢佣兵吧。我知道,我看起来时时刻刻在笑,但真的开心的时候只有和他在一起时,哪怕只是隔着几米坐着。我不希望这是真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耳鸣!太好了,地窖不在这里,在海边,他是逃不掉了!一个无限拉锯,哎,撞到了,奈斯,哎,他竟然不跑,好像要说话的样子?不管了我又一刀,哈哈哈哈哈哈哈这魔鬼,也不是低阶,竟然给我送了个震慑。可是,耳边就传来了那又可爱又可恨的小调,妈的,老流氓来了,我真是造了什么孽,他再次趁我擦刀挂起了佣兵,啊,弹簧和白纹真般配啊。不过我的囚徒多帅啊,他为什么不来点表示呢,我没让他自闭反而让我自己自闭了。我心疼的抱住我自己,真是嘤了个嘤嘤了,他竟然还想佛???在他放下的一瞬间我一个风翼拉锯过去,呵!死吧萨贝达!!!我真的日,挂上气球后这大猪蹄子竟然打我!还带着无可奈何又幼稚的笑,好像我干了什么过分的事一样。这臭爪子不打佣兵竟然打我???我挂上之后就朝着杰克拉锯,妈的,真幼稚,两个傻子一样互相打了一会,他几个雾刀,几爪子,我几个拉锯几火箭,虽然并没有伤到彼此,但我真的委屈的,为什么!tell  me  why !杰克你个大猪蹄子你怎么能这样对我!不过这都是内心戏,我只是红着眼瞪了他一眼,提起火箭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局结束后佣兵竟然来找我了,这小辣鸡还敢来找我!我深呼吸,大发慈悲出去见他了。“裘克先生,我想你误会了,其实,我已经知道了,我能看出来,你喜欢杰克对吧,嘿嘿嘿,我今天被震慑就只是想和你说话啊,结果你直接就砍了我,你是不是吃醋了!不要生气,我可对那老流氓不感兴趣,他也不喜欢我,所以,我看好你哦!”说完,他眨了眨眼。哼,这嬉皮笑脸的小子。“奥是吗,那最好,不过我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知不知道的话。”我可不想让人知道,这会让我没有安全感。他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,啊,如果是在局内我看到他这欠揍的样子我一定锤爆他的头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一脸懵的又被喊了出去,妈的???我怀疑他们两个是串通好的!杰克在佣兵走后也来找我,不知道他是什么目的。他又对我笑,我翻了个白眼:“有,有话快点说!”“你知道我要说什么”杰克用那双纯黑的眸子注视着我,我掉过头去不与他有眼神交流:“我不知道!”“小疯子。我喜欢你,我抢你的猎物只是想欺负你一下,佣兵是我不对,本来想让他和你解释一下的,是我太幼稚,太虚假绅士,你答应我,那以后,我与你一起,疯在庄园,当魔系,也不会再放了谁,好吗?”妈的,这杰克的脸真实该死的美丽,还靠那么近!“你既然说了,我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嘛,你以后再搞什么杀三放一什么佛系,我就让你跪榴莲!”我的脸有点红,我得溜了好不让他看到!妈的结果他直接拽我过去,结果就亲上了。亲吻有一点薄荷的味道,感觉还不错,他也不会什么技术,不过,也好,这证明之前他没亲过别人嘛。嘿嘿嘿,有点开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的一局联合真的爽,他在板子前面我在板子后面,萨贝达进退两难,直接被我们两第一个飞天,讲真,萨贝达上天,我可开心了。我是有点暴躁,有点小气,有点记仇(好吧不止一点),但是,他喜欢,他宠着,就够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

哈哈哈哈哈放佣兵这是真事,(我也喜欢奶布的啊_§:з)))」∠)_)我当时玩的裘克,匹配到一个jio 克,结果我不想佛,他放下来后我即刻拉锯撞倒佣兵,然后这我们两个沙雕后来就开始无意义的监管者互捶【男默女泪】,然后趁着我擦刀挂人是常有的事,然后别的屠夫擦刀我也挂那个被击倒的嘿嘿嘿,双屠真的是快乐的雅痞哈哈哈

大概是一只性转的暗黑小特(º﹃º )

嘤嘤嘤,上课突然想到他,我现在想一拳一个福娃(இдஇ; )噫唔噫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