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贺朝夫斯基想日杰克

非常杂杂杂杂杂食

【双佣】联合狩猎的那些事(微杰裘)

*ooc警告!
*婴儿文笔瞎鸡儿写!‎|•'-'•)و✧
*浪荡痞气不正经“沉默寡言”弹簧手 X 闷骚傲娇爱装攻“滔滔不绝”寄生(狼奈)

          弹簧手觉得这局求生者选的有问题,除了自己和寄生两个佣兵,五个医生外还有一个冒险家。弹簧挠了挠头很不解:“嘿小老弟,选冒险家干嘛,这里不实用啊。”冒险家就像没听到一样装睡,弹簧和寄生对视一眼,很无奈。“那行,你就用爱发电吧,但如果你敢秒倒,有你受的。”寄生冷着小脸抱着手臂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幸好这冒险家没有秒倒,光天使艾米丽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叫声蹲下,靓仔二阶锯也出来了,弹簧在大船上修机,伴随着噔噔噔,靓仔已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无限拉锯撞了弹簧一刀,弹簧忍住痛跳下洞,又在大船周旋了一会,终于甩掉了如狗皮膏药一般非要打他的靓仔,得到了艾米丽的光速治疗。“加油,坚持住!”弹簧快落的点了他最爱的一句话,好像基本每局他都要发三遍以上,寄生对此大概是十分头疼了,每次都要发“专心破译!”来阻止弹簧的不正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场上还剩三台机,才上天了一个小丑鱼医生,“这局稳了,快修机,不正经的”寄生跑过弹簧身边,弹簧回头一个wink:“我,就,不,呀~”看到寄生气鼓鼓的一个护腕飞走,弹簧一愣,随即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。但,虽然这么说,机还是要开的,更别说是电机位置记得清清楚楚,每次都完美判定的机皇弹簧手了。他每次完美判定听到当的一声心情都会上扬一点,享受这比溜屠更高的成就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开完一台机,还剩一台机啦!上天人数依然是可怜的一,“我需要帮助,快来!”欧哟,严肃而寡言的寄生竟然发消息了,难得难得,当弹簧快乐的甚至用掉两个护腕跑到小房子里时,却愣住了,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这是什么沙雕!!!”弹簧笑点低的笑了出来。“你别笑行不行,啊?!我他妈一看你笑成这样我也想笑!”寄生气急败坏的喘着气,嘴角不可避免的上扬,但又使劲的故意向下压,呈现一副可爱又好笑的反差萌形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怕是要笑死在这湖景村了,咳咳咳咳心疼你呀小狼!”弹簧沙雕一般笑了一会,又强行正色。那杀千刀的冒险家竟然蹲在了小房子里那台机左边,也不知道怎么搞出的这神奇景象,可怜的寄生被堵在了里面,左边,后边是墙,右边是电机,而前面蹲了个沙雕冒险家!!!寄生还是坚持不懈在原地太空步,这景象,怎一个怪字了得。“妈的我怎么办,你快想想办法啊二哥。”寄生估计要自闭了,弹簧强忍笑意:“噗,你也就这时候叫我二哥,试试脱离卡点吧。”弹簧在前面转来转去,冒险家已经养了鸟也完全不动分毫,也是个狠人。“没用……”寄生估计是在崩溃边缘徘徊了,他停止了左右摇摆太空步,恼羞成怒,骂了冒险家几句,但冒险家就像早已与世隔绝一样一动不动,这淡定,这脸皮,也是前无古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弹簧急中生智:“不管了不管了,卖队友!小寄生你等着!”弹簧跑到窗边开始翻来翻去给屠夫爆点,红蝶没多久就迈着小碎步赶来,弹簧躲了起来,“加油,坚持住!”又是一句招牌消息,寄生无奈而绝望的望天花板。冒险家中了一刀,结果他这魔鬼依然不走,直到被打蹲下,美智子用扇子掩面一笑:“可怜的寄生啊,我就先挂他吧。”冒险家被挂起,从他的挣扎就可以看出他并没有挂机。寄生赶紧谢谢美智子。“哎呀妈耶?”弹簧突然中了一刀,掉头一看是靓仔,弹簧暗暗发誓再也不站在小房子窗外看戏了,这危险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有   “亿”   台机这话是准没错了,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有一台机,哦,上帝啊,真是令人抓狂。冒险家已经过了半血,随着大门的橘色亮起,大家都松了口气。“不错嘛,六出,对了,不救冒险家好评哦~”弹簧笑嘻嘻的对几个医生说。寄生也打了个响指。“这种队友我们绝对不会救的!”医生们异口同声道,气氛一片和谐欢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庄园宿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寄生生生,还生气呢?”弹簧一把抱住寄生到自己怀里,寄生早就红了脸,但还是克制住幸福欣喜的笑,开始滑稽的 肉笑皮不笑:“嘁,我怎么会和他计较。”“是是,你最大方了,那,你明天走不了路能不能原谅我啊?”“……滚”“来吧,宝贝!嘿嘿嘿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庄园主接到了一封举报信,信上是这么说的:“……666宿舍的弹簧和寄生我忍他们很久了,每次夜里跟杀猪一样还让不让人睡了,还有那什么233宿舍的杰克和裘克,他们俩的隔壁也忍很久了,请您快点处理吧,我们要疯了求求您了,不甚感激……谢谢!好人一生平安!!!”庄园主抹了一把头上的汗,默默收起双佣,杰裘的r18本子,自言自语:“哈,那信说了什么东西啊,看不懂看不懂,没看见没看见,对,一定是举报第五食堂菜不好,对,一定是这样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,小寄生,你说怎么今天的午饭怎么这么丰盛呢~”弹簧翘着二郎腿,一只手臂搭在寄生肩上,寄生摇摇头。而远处的665宿舍牛宇直,幽怨的眼神把路过的特羸西吓了一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36)